瘋職場專區

職場辯人觀察術,如何分辨真假王子?

 

 

「這個人真的還假的啊?」

這是個不論身在職場,或在情感上都很值得深究的話題。所謂的真假,不僅是判斷交手的對象在財力上,能力上的真假,也是一種在品格上的合作評估。因為擔任企業公關的緣故使然,我的社交圈確實有較多機會接觸到不同階層的人。而親切至上的職業道德,讓我們無論在任何場合,面對的對象是白領、貴族或勞務階級,都要懷抱同樣的款待原則,盡可能和善的對待每一個陌生的新朋友,縱使將來不會再有機會接觸,也留個好印象在人記憶的盒子裡。

在某次偶然的機會下,一位朋友帶了個看起來不怎麼起眼的上海男孩來參加聚會。那個男生約莫二十八九歲,裝扮平凡,談吐斯文。身上沒有任何時下年輕人可以炫富的品牌logo外露,但有一點令我記憶格外深刻的,就是這個男生聽人說話時目不轉睛的神情。不論與他交談的人講話的內容有多麼無聊,他總是非常專心的聆聽,這讓講的人很受鼓勵,更是能夠滔滔不絕的傾吐。

連續幾周都見到這位朋友,我發現他總是穿著同一套衣服,仔細詢問之後,他才有點害羞的說:他就只從家裡帶了三套衣服來台灣出差,一套上班的西裝,一套日常的休閒服裝,一套天冷一點的穿的外套,生活過的極樸實簡單。讓我覺得要為這個人Hashtag「樸實」、「尊重」的符號。

又有一次,一個國際公益組織的公關朋友,介紹了一位初在台北創業,經營餐廳的新朋友和我認識,對方離開台灣多年,希望了解一下台灣媒體的習性與經營生態。前去赴約當天因為介紹人沒辦法同行,我獨自前往約定的餐廳,見到那個人時其實倒抽了一口氣,眼前這看起來不超過三十五歲,長得眉清目秀的人,第一眼看上去,心理跳出來的那句話其實是:「怎麼這麼土!?」。

這個帶著一付過時金屬框眼鏡,說話時腰板挺的筆直,自我介紹像是準備要上台演講的小學生一樣有禮貌,過程中只見他專注的聽著我的分享,點頭如搗蒜的將我說過的話記在腦中並複誦一遍,在他身上我看見了「專注」、「倒空」。

還有一次,在一個約莫六七千人的特會活動上,有一位近八十歲的資深講員,在台上呼叫說,需要五位現場的觀眾上台來詮釋一下聖經故事中的劇情。熟不知第一個衝上台的,是一位德高旺重,手上擁有近三千人地方教會大牧師。他高度的影響力和他快速回應台上講者的反差動作令人動容,覺得他就像個稚氣的男孩一般勇敢。這個回應不僅帶動了台下含蓄的人們蜂擁而上的勇氣,也讓台上的講者免除了尷尬的氣氛,在這位牧師的身上,我看到了「謙卑」與「體貼」。

認識這些人的當下,我都沒有預設立場,更無從先去調查他們的身家背景? 這幾個人讓我整理出一個邏輯。就是他們都有著一種「無我」的特質,而後來答案揭曉之後,這些個「無我」的王子們,來頭可都大的讓我差點沒有嚇死。那個樸實的上海男孩其實是全球前三大顧問公司駐台的頂尖分析師,年薪數十萬美金,出身書香世家,讀的是美國最頂尖的大學,不管學歷與職業,都是一等一的高水平,但這個人卻一丁點兒也沒有富家公子的嬌氣。

而開餐廳的那位是中國最高學府醫學院高材生,曾任職在國外一線國家級醫院執業的外科醫生,因為要照顧年邁的父母,才放棄行醫回台,歸零從商。

與這些朋友交手的經歷讓我整理出一套「職場王子學」,我發覺內心越強大的人,外在慾望越低,生活也越低調,他們不張狂、不浮誇,出門搭公車捷運,不開1A2B的跑車,好像那些世俗的名利頭銜,對他們而言都沒有什麼吹捧的意義。反觀一些心靈耗弱,很需要證明自我價值的假公子,就特別喜歡吹捧著出身名門,把自己是從哪個大企業出來的天天掛在嘴上。就差沒刻在額頭上怕人不知道一樣。

曾經聽過一位從事HR的長輩說過,某幾個大企業出來的人來面試,他們會格外謹慎評估是否錄取,因為那些人在當時的位子上,光靠著品牌加持不用費太多力也會有資源湧入,但離了該品牌要赤手空拳打天下的時候,他們就只剩下了使喚人的本事,沒法彎的下腰來吃苦。這些個真王子朋友也給了我很多學習,不論出身什麼位子,擁有什麼頭銜,真正使人強大的從來不是名片上的那個官位,珍貴的是那個「無我與利他」,一種僕人的樣子。

兒童節連假前夕,我在沒有事先告知的情況下去了那間餐廳,從廚房的出菜口小縫看進去,見到了王子朋友穿著圍裙,彎著腰在那裏洗碗,那是一個令我很敬佩的畫面,一雙診治無數外科病人的醫生的手,換了個場景,他仍舊能彎的下腰扮演好另一個角色,這樣的人,我認為就是真正的王子。

我很慶幸自己有許多認識人的機會。這些朋友也讓我看見更多關於謙卑的見證,真正的高貴的王子/公主,貴的是深化在血液裡的信念與氣度,無需言語證明,不用吹捧。作一個真王子,其實人人都可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