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職場專區

一句「不是人」!? 道出許多好深的道理…..

 

最近廣告打的好兇的一部新劇,光是片名就殺紅了眼讓許多人大大認同,劇名是「前男友不是人」,聽說劇情講的是一個已故的情人,靈魂還回來找初戀女友的故事,聽說原本的片名是要叫做「前男友是鬼」,但跟「不是人」比起來,好像還是稍稍含蓄了點。

在你的生命中,是否也曾出現過某個讓你想要罵他「不是人」的傢伙? 那個「不是人的東西」可能是你的前男友、可能是某個霸凌過你的同學、或是那個總是用你絞盡腦汁寫好的提案去騙老闆說「那是他寫的」壞主管。到底,怎麼樣的行為,會讓我們毫不猶疑,直挺挺地說出那傢伙真「不是人」。

關於惡人,聖經上教導我們「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乾。」總意就是說,不要心懷不平,更不要被那樣的人給激怒,因為那樣的人很快就會像雜草一樣被除滅。

甚麼是「作惡的」行為,我認為關鍵都是在「動機」上。當出發點的動機是歪斜的,最終所帶出的結果就會使人感到不舒服。我有位記者朋友,幾年前曾有一個陌生的女孩透過臉書關注她好長一段時間。時不時就會在她的貼文下方留言表示讚賞。記者其實根本不認識那個人,不管是在行業別,社交圈都不太一樣。那人透過了社群操作出氛圍,打造出一種讓人看似跟她很「麻吉」的狀態,基本上這突如其來的崇拜真是令我朋友誠惶誠恐。時間一久才發現,原來那個人的「動機」並不是真心要與她結交朋友,而是想透過她的緣故接近一位名人,想從她口中打聽到一些八卦消息。後來當我朋友發現了那個人的動機不單純不願意再與她互動後,這個人就透過社群對我朋友發動一些攻擊。從她過去的背景罵到連轉載她文章的媒體也被那個人罵是沒水準的爛媒體。從開始到末了,記者朋友都沒見過那個女的,就被捲入一場奇特的「被黑風坡」當中。是不是很莫名?

這就是現在的社會氛圍。在社交軟體上的包裝,就像是披了一張美麗的糖衣把深埋在背後的動機深深掩蓋,可是日子久了,還是能夠察覺出其中的虛假。而那個沒事黑我朋友的怪人,在那事之後還是不斷在黑很多根本就不認識她的人事物,被黑的名單多到幾乎可以成立一個受害者聯盟了,實在是很可怕。

「存在感」是一種很玄的東西,真的好令人糾結。現代人想要快速走紅刷存在感的方式,很多時候透過負面、八卦、跟哪個名人睡過、嘴巴夠賤,似乎就可以快速的被關注。快速滿足心裡的空洞。然而這真的有滿足嗎? 

某次在一個會議上,聽一位有著俠女性格的部落客分享著她遇到的某件鳥事。有位網友就跟上述那個女子一樣,吃飽太閒跑去她的臉書幹譙,說了不只是攻擊的話,還牽涉到一點點毀謗。那位俠女阿姊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立馬聯繫了委任律師對那個白目網友提告。到了法庭上,只見對方完全沒了網路上的囂張氣焰,坐在被告欄裡發著抖,表達了自己因為「無聊」的動機導致犯下錯誤的言行。後來俠女朋友很大器的願意和解。也讓那位無聊網友理解到,說任何話之前若不三思,終究都需要付出代價的。

 

「習事能否真能寧人」,我覺得說不準。很多時候旁邊的人可能會勸說:「不要理她就好了」但當真不理她就會「好了」嗎? 雖然說還是有可能再被作文章,但是你不處理,很多時候就會變成好欺負的代名詞。今年一月,在澳洲一名曾為帽子製造商代言的14歲小模特兒,因為知名度上漲就遭到網路霸凌,最後不堪其辱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她的父親在網上發表一則公開信,呼籲停止網路霸凌,並邀霸凌者出席女兒喪禮,要讓他們見證自己一手造成的悲劇。 前幾年台灣也發生過類似事件,一名女藝人因為被網路霸凌而自殺,其實就連我自己都曾因為媒體發布了一則我對某件時事的公關觀點,被網友們看不順眼然後四處罵我是「白癡公關」的言論,真的超級難受的,但幸好我有很強壯的信仰,在牧師和姊妹們的安慰之下讓我沒有想不開,也快速平息了那風坡。

「老天有眼」這句話我覺得實在是真的,聖經說:「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因為作惡的必被剪除」,在網路危機事件後我並沒有從此被打入地獄,反而意外被更大的公司邀請加入新創團隊,擁有了視野和規模更大的工作。其實就一句老話:「把你自己做好,把那些在網路上攻擊人的時間拿去進修,去讓你自己成為一個很強、很有利用價值的人。你所擁有的存在感,才會是實實在在的。否則,被關注的鎂光燈真的就是曇花一現,稍縱即逝。」

延伸閱讀: 聖經談惡人的結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